3

分享

藏傳佛教,借了東風

佛教 藏傳佛教 觀音 敦煌 社會史

Southern Tibet, 綠度母像 Goddess Green Tara Seated with Hand in Gesture of Gift Giving (Varadamudra), 1301–1400,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CC0 (https://www.artic.edu/artworks/144911/goddess-green-tara-seated-with-hand-in-gesture-of-gift-giving-varadamudra)

藏傳佛教的觀音信仰非常普遍。不但有各種觀音,還有綠度母、白度母、紅度母等等二十一尊度母的修行法門。要財得子、增福延壽,乃至悟道成佛,都有對機之法可供修習。
這二十一尊度母皆非女相。其中紅度母就叫紅觀音,白度母是白觀音,綠度母是綠觀音,名目不一,都是觀世音的化身。

一、流傳普遍的觀音法門

例如紅觀音名號為「大悲勝海」,意即觀音的慈悲願力,如殊勝不可思議的大海一般無量無邊。其形像為一面二臂,站立,左手持蓮花,右手作與願印。
紅觀音之所以是紅色,是因他是諸佛至語之化身。身色紅光照耀,攝世間自在;雙眼炯炯,悲光視一切眾生;口出咒聲,表說法偏三千;鼻出智慧,表消散諸煩惱;雙耳表方便,智慧作調伏;本原二元,表法界與般若智合而無二;身六寶飾莊嚴,表具六度波羅密。
信仰者又謂:紅觀音佛父佛母是極為特殊的觀音法門、是無上瑜伽的法門、是一切法的總集,也是不共的大法。能見到此法,即會有大樂、智慧、光明、精華,亦即遇見此法即會解脫,聽見即會解脫,接受此法灌頂可以往生極樂世界。修持此法,此世即可得到佛果。
這是大解脫的特殊法門,能接受此法灌頂,業障及因果病會迅速消除,修行會順利,會出現大菩提心、慈悲心,天神及護法神會大力護持,可利益到許多眾生,更可得到觀音菩薩之大加持,最終可往生極樂世界,成就佛果等等。總之是極好的。
紅觀音咒,在藏傳地區也非常流行。是在六字大明咒之前,加上om ah hum(唵 啞 吽)及hrih(哩紇哩)。Om ah hum(唵 啞 吽)一般通稱為三字明,在藏密或唐密中常見此咒。Hrih(口紇哩)是觀音的種子字,義即用此一字可代表觀世音菩薩,如西方人用T代表Tony一樣。藏傳常將此字念成shi。換言之,就是:三字明+ 觀音種子字+ 六字大明咒= 紅觀音咒(大約音如:唵、阿、紅、喝立喝、唵、媽你、趴的妹、紅)。
此咒在藏傳佛教中,不只常口誦,在唐卡的背面,也常會以此三字分別安於頭頂、口、心等三部位,代表身、口、意三密。《佛光大辭典》說:在密乘修行法中,此三字是極為神聖的字音,若行者能隨呼吸不斷念誦,及至不念自念、念不念了無差別,毫不間斷,就能與本尊合一,契入理體法性。
日本密教也常用此咒,並常被當做問候語。很多密教道場,員工拿起電話來,回答的第一句話就是om ah hum(唵啞吽),就像漢傳佛教的問候語「阿彌陀佛」一樣。
漢傳佛教無此咒,但《密教大辭典》中,列有紅蓮觀音的真言,來源於《千光眼觀自在菩薩秘密法經》(唐.三昧蘇嚩羅譯),即:唵嚩日羅二合達磨一矩索薩婆缽納麼紅蓮薩嚩提婆嗢蘖多生一切天娑嚩二合賀。另《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大悲心陀羅尼》,其所列的紅蓮華手真言則是:唵引商揭二合薩嚩二合賀。
據南懷瑾、張尚德說(見http://www.doc88.com/p-18861740390.html),六字大明咒是四臂白觀音的心咒,西藏還另有四臂紅觀音的傳承。此四臂紅觀音法,據說是由蓮花生大士傳至西藏。又說西藏人持誦六字大明咒,至少比漢人早了三百多年。
也就是說:由印度尼泊爾傳到西藏,再傳入漢地。這也是一般人對佛教傳播的認識,由西向東,佛法西來嘛!
可惜這種見解是錯的。

二、藏傳佛教觀音信仰的疑雲

觀音被尊為雪域怙主、松贊干布是觀音菩薩的化身、念誦六字真言「嗡嗎呢叭咪吽」便可得觀音菩薩的救渡和庇佑等等,雖然現在幾乎成為「共識」,但事實上這類說法均出現於十二世紀之後。之前的證據和相關史料十分匱乏。
而且,松贊干布時期的佛教流行狀況,本身就是備受質疑的。
敦煌發現的早期史書Old Tibetan Chronicle和old Tibetan Annals幾乎對佛教毫無指涉,松贊干布與觀音關係的記錄當然也就從缺。有關的東西,只有十一世紀為大班智達阿底峽發掘的《松贊干布的遺訓 — — 柱間史》、年代爭議較大的《拔協》,以及十一、二世紀的寧瑪派伏藏《瑪尼全集》。但都不能證明觀音在吐蕃時期已備受崇拜。
因此,現今大部份學者都認為吐蕃時期的觀音崇拜乃是後弘期宗教重構運動的一部分,當年觀音崇拜遠不是後世文獻所描述的那麼普遍且重要。
早在斯坦因、伯希和時代,即根據《大乘莊嚴法王經》譯者天息災死亡的時間,認為六字真言的出現不會早於公元1000年。
拉露(Marcelle Lalou)「以她本人對敦煌藏文寫本的研究為基礎,肯定了伯希和的見解」,又指出「在千佛洞發現和在巴黎收藏的成千上萬的藏文寫本和殘卷中,都沒有發現有關這一咒語存在的任何一個例證。」
後來今枝由郎《敦煌藏文寫本中六字真言簡析》雖然認為含有六字真言的《大乘莊嚴法王經》在六、七世紀即有梵文本,敦煌藏文文書《調伏三毒》(ITJ420 和ITJ421–1號)中也有「類六字真言」,又在Pt.37–1號中發現了第三種六字真言。但當時的六字真言僅作「清除邪惡道路」之用,而非像後弘期的那樣「每一音節是一種擺脫輪回轉生和六道的職能」。
另外,它在敦煌文書中只是零星地出現,且與後來普遍流傳的六字大明咒不同,說明了真言和觀音崇拜在當時並不流行。要待到《瑪尼全集》時,六字真言才成為最重要的咒語,置於全書開篇。
不過,這並不是說觀音信仰是後來才流行的。依敦煌藏文文獻觀察,觀音崇拜在9~11世紀已經流行了,只是實用性較強,是民眾祈福消災等世俗訴求的主要對象,與王室還沒掛上鉤。

三、藏密觀音信仰是怎麼來的?

以此為基點,我想繼續推論的是:西藏的觀音信仰主要是由它東邊漢地傳播進去,或受漢傳觀音信仰所強化的。
套用一句京劇《借東風》裏諸葛亮的唱詞,叫「耳聽得,風聲起,從東而降」。關鍵是敦煌。
密教最早傳入敦煌是在西晉時期。在敦煌佛爺廟灣發掘出西晉早期白象畫像磚,而且「敦煌菩薩」竺法護譯出《密跡力士經》、《八陽神咒經》等多部陀羅尼密典。太康七年(286年)竺法護又將梵文《正法華經》譯成漢文。

佛教 藏傳佛教 觀音 敦煌 社會史

(唐寫本佛說八陽神咒經)


此後,自十六國北涼至於初唐,敦煌雜密信仰相當流行。七佛信仰、藥師佛信仰、十一面觀音信仰、神僧信仰,以及以毗沙門天王為代表的天龍八部護法神信仰在敦煌石窟中均有深刻的痕跡。《開元釋教錄》(730年)中收錄了39部觀音密教經典,而據牧田諦亮考證,開元26年唐玄宗頒賜沙洲的一部大藏經就是以此為目錄編成的。
所以,在吐蕃占領敦煌之前,敦煌漢密觀音已經有了悠久的發展歷史,並且受到了較為廣泛的社會崇拜。
從前有些研究,仍延續「自西徂東」的思路,認為敦煌的密教主要是受了吐蕃的影響。如日本田中公明就說「吐蕃松贊干布尊奉十一面觀音與敦煌出現十一面觀音圖像幾乎是在同一個時期。吐蕃占領敦煌以後,將吐蕃流行的十一面觀音信仰引入敦煌壁畫,從而豐富了十一面觀音像的表現形式,一些吐蕃密教的內容也留在這一時期的十一面觀音圖像中」。
然而,他們忽略了觀音信仰在南北朝時期早已流行於中土,密教之傳入中原也比吐蕃早得多,包括十一面觀音在內的密教觀音,在初唐已經屢見不鮮。而吐蕃占領時期的敦煌觀音造像,大部分還是在繼承漢密觀音傳統的基礎上再予改造的。
因此敦煌的密教觀音造像非但不是由吐蕃傳來,反而更可能是由漢地所傳。傳來後,又漸影響到後期西藏觀音信仰;並在以敦煌為中心宣教動力下,藏密觀音崇拜逐漸轉向宗教內部,並為政權所用,替後來衛藏佛教復興後的觀音崇拜奠定了基礎。
當時敦煌是我國西北宗教中心和交匯地,漢密自晉朝就已存在,並占絕對主流的地位,所以會有這種情況。
劉真《吐蕃占領時期敦煌觀音信仰研究》採用文本與圖像研究相結合的研究方法,也印證了這一推測,認為此期的敦煌觀音經典傳入並影響了吐蕃本土,促進了六字真言在藏區的流行。近年李嬋娜的宏文《九至十一世紀的吐蕃觀音崇拜 — — 以敦煌藏文文獻研究為中心》,對此論證尤詳。
林世田《敦煌密教文獻集成》則指出:「數量較多的寫經是與觀世音信仰有關的千手千眼觀音、如意輪觀音、十一面觀音、不空羂所觀音的經咒,表明盛唐及中晚唐時期觀世音信仰在敦煌地區非常盛行」。顯示在敦煌漢人中,觀音崇拜是實現世俗訴求的最流行方式。
但藏文觀音經書相對較少,《妙法蓮華經.觀音品》僅存區區幾頁。而漢文《妙法蓮華經》據方廣錩先生統計卻多達7800條,位列敦煌漢文群經之首,《觀音經》和其注疏的數量也極為可觀(見方廣锠《敦煌遺書中的〈妙法蓮華經〉及有關文獻》)。顯然漢人觀音崇拜的熱情和程度要高於藏人。
在這種情況下,藏人的觀音信仰頗受漢人感染,甚至直接以其經典為漢語教材。敦煌就發現有漢文《妙法蓮華經.普門品》的藏文注音PT1239和對音本PT1262。PT1239為卷軸裝,27 x141(cm),正面《大般若波羅蜜經》,背面六行藏文。這兩個文本都是為當時藏人學習漢語而做的,側面反映了漢文《觀音普門品》的流行。同時,以此為漢語教材,也說明觀音是藏人所接受的漢人信仰之一。
另外,在敦煌漢文密教觀音文書中,我還注意到有《觀世音及世尊符印十二通及神咒》、《觀世音菩薩如意輪陀羅尼、真檀摩尼判行法咒、觀世音擲鬼法印第二、梢印法第四、降魔法印第五》、《觀世音菩薩符印一卷》之類。用符用印,都顯然是受漢人道教傳統影響而然的。
其中,題《觀世音菩薩符咒一卷》的S2498號,子目有19種經咒。先請各方神靈擁護,並云正月一日清晨焚香朝東方拜佛禮佛誦咒,可得神驗。隨後圖符印有洗眼符、難產符、金剛童子隨心印、都護身命益算符、觀音菩薩印、玉女奉佛印等。符印後注用法,如以觀世音菩薩印印身可使萬遍病隨消散,印後啟請文請觀音菩薩化作大頭金剛,摧伏鬼病。還有觀音菩薩隨心符、禁刀咒、觀世音菩薩壇法、觀世音應現身與願陀羅尼及大悲壇別行法等。後兩種壇法還畫出草圖。
P2620卷亦題《觀世音菩薩符印一卷》,符印更多。前亦請諸方神靈,接有「觀世音菩薩如意輪陀羅尼並別行法……如意輪王摩尼寶襖陀別行法印通」,「爾時觀世音菩薩承如來神力即前而說印曰」內容。卷中畫十二種符印,皆有詳注。後又標寫出多種印。
P3874號題《觀世音及世尊符印十二通及神咒》。卷前殘,其內畫出諸多符印,每印旁寫出用桃木或檀木或菩提木等,其下有詳注,現存約有十二通符印,但卷中還有不少殘空。諸印下皆云「世尊」或「觀世音」如何如何。如現存第後第十印文中可見「釋迦牟、阿彌陀」字樣,下注有「爾時觀世音菩薩甚大歡喜……」,後面亦講「觀世音菩薩心印」等。
此外,特殊的護身符P3835背面,《佛說大輪金剛總持陀羅尼法》記有多種符印。「波頭摩印」威力無比,其印圖中正有觀世音字樣。其如意輪印也即「觀世音如意印。」

佛教 藏傳佛教 觀音 敦煌 社會史

總之,此數種《觀世音菩薩符印卷》格式略同,都是先請諸神靈,續錄符印,並加注說明,後面還有壇法。
觀音經卷中還有療病方。一為P2637《觀音菩薩最勝妙香丸法》,此卷還有湧泉、吃草、出毒蟲等藥方。S6978號題《觀世音菩薩治頭痛咒》,是梵文咒語,還有一種《觀世音菩薩行道求願咒》。這些符印、藥方與道教的關係是不言而喻的。印,多非手印,而是屬於道教文字崇拜的印章。
也就是說,吐蕃雖已有觀音信仰,但是在敦煌地區才逐漸發展擴大了,並漸影響於全藏。
這也不只是西藏獨有的現象,整個西域佛教也都這樣,漢人信仰及漢地佛教深刻流傳並影響著。過去大家不太注意這一點,今後,我希望能成為新的視野。

編按:部分圖片翻攝自網路
2021年4月12日為藏傳佛教時輪金剛新年。
推薦閱讀:
  

藏密概說 一

時間:2015.1.25 地點:北京,無明盡處 密教最近很受崇奉,信徒遽增,上師仁波切滿街走,其內容則被說成是「最為殊勝」。而其實密教內容極為複雜


  

國學包括佛學嗎?

前幾年,媒體稱季羨林先生為國學大師時,先生都遜謝說不敢當。許多人也不以為然,說季先生擅長的是印度學佛學,那能算是國學嗎?人大國學院(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把藏傳佛教列為教學研究內容,號稱「大國學」時,許多人也不苟同,認為傳統經史子集還沒弄明白…

#佛教  #藏傳佛教  #觀音  #敦煌  #社會史 
分類:心靈

龔鵬程,當代著名學者和思想家。 辦有大學、出版社、雜誌社、書院,並規劃城市建設、主題園區等。講學於世界各地,現為美國龔鵬程基金會主席。已出版論著150餘種,包括《文學與美學》《儒學新思》《中國文學批評史論》《俠的精神文化史論》等。微信號:龚鹏程大学堂。微博:https://weibo.com/u/1101501605

評論
上一篇
  • 莫被家常磨慧骨
  • 下一篇
  • 專訪龔鵬程:中西文化如何交流?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