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慈孝的工人

文化 孝順 儒家 孝經

該圖片由skalekar1992在Pixabay上發布 https://pixabay.com/zh/users/skalekar1992-7886055/

儒家文化之復甦,在某些人眼中可能尚無感覺,但實際上已在社會許多領域中有了具體的實踐活動。除了大學的國學院、國學班、中小學的文化經典誦讀及私塾等教育領域之外,企業主管之國學培訓亦早已蔚為大觀,開辦了各式各樣的課程。目前,則又由企業主下移到工人階層了。
指標之一,就是寧波北區總工會組織編寫了《孝慈與和諧》職工讀本。由工人出版社出版,并因此創建了中華慈孝文化研究會,將在工會系統中推行慈孝文化。
寧波江北區之所以挑頭推動此事,當然與該地區之歷史有關。該地慈城鎮原本即是慈溪縣治所在。古有孝子董永之傳說及諸多慈孝事蹟,二零零八年並由文聯授予「中國慈孝文化之鄉」稱號。故而地方上想以此老淵源推動古縣城保護,發展旅遊、經濟及相關產業,並在工人團體中推展慈孝文化,做為整體區域發展計劃之一環。
以文化資源來推動區域發展,是目前大陸各城市的生存競爭之道。寧波江北區此舉,對其他城市應該頗有可茲借鑒或比較之處。但本文並不擬就此再予深論,想探討的,乃是另一層面之問題。
眾所周知,現代化本身就是一個把人由家庭拉出去的歷程。其都市化,把人由農村拉往了城市,棄其廬墓故墟、宗族戚里,移民到城市中去蜉蝣求食;其工業化,也把男人由農地拉到工廠、把女人拉進廠房或公司;老人與小孩,遂亦無家可以安守。小孩需送入幼兒園與學校,老人則要漸漸習慣住進安老院。不但傳統宗族與大家庭瓦解了,就是核心家庭和直系家庭也常遭拆分,難以維持。
拆解家庭,在現代化之初,曾被我人熱切歌頌歡迎過。離家出走,到都市中尋求自由與理想,鼓舞了多少年輕人?掙脫家的束縛,又是多少婦女的夢想?家被形容為枷,認為它禁錮了生命;家庭倫理,被譏諷是吃人的禮教,必欲打倒之而後快。如巴金的《家》、曹禺的《雷雨》皆傳頌一時,《紅樓夢》對賈府的描寫則被闡釋為是暴露了封建禮教家庭的罪惡。儒家的慈孝主張,在此情況下,只有負面的價值,代表等級制封建論理,應予以破除。
可是批判禮教、走出家庭,來到都市以後,人卻沒有更快樂。失去了故鄉與家庭的依託後,人必須獨自面對冷漠的水泥叢林、森嚴的科層體制、苛酷的生存競爭、巨大的社會壓力、疏離的人際關係,人只會更沮喪、更無方向感。年輕人都被驅迫到無休止的工作中,老人的安養與兒童的教育則成為嚴峻的問題。
如今撥亂反正,是因現在與民初迎接現代化那時不同了,時間畢竟已過了近百年。經歷過都市化、工業化、現代化的洗禮,我們現在已經可以清楚的認識到人失鄉、失家的代價,理解到現代人仍有家庭之需求。因此重新呼喚或重視家庭倫理,遂成為現代社會療傷自救的行動之一。所以這不僅有傳統文化復甦的意義,更可讓我們發現慈孝等家庭倫理,其實還有普世的價值。
二十世紀下半葉,世界各現代化國家都出現重新回歸家庭的呼喚,如新加坡政府甚至公開鼓勵三代同堂,就是這個道理。
但所謂回歸或重視家庭倫理,並非只要回到傳統家庭就好。歷經現代化,傳統家庭事實上已回不去了。因而某些傳統的價值,只能在新的社會結構中「借尸還魂」。
例如現代人大部份都在企業中上班,企業實質上就扮演著古代家族的角色功能。假如企業都能照顧好企業與員工的關係,讓員工都對它有家族般地忠誠度、歸屬感;老員工與年輕員工之間,又能形成親族中老幼親敬和睦的氣氛;同時還能使員工各人的核心家庭和企業相互鏈接,如古代宗族和小家庭的關係,那麼,家族倫理即可認為已在現代社會復甦了。
過去討論東亞型資本主義社會時,論者常舉日本企業與家族倫理結合的事例作為典範。而日本人做的,其實就是這類讓家庭倫理應用到現代社會體制中去的嘗試。
相對於日本,我們目前談慈孝等倫理價值,仍偏於概念性的講說、宣傳,僅是倫理說教而缺乏實踐性,不知該如何運用。包括寧波江北區編寫的這本書,都只是意識到了該如此做而還未做好。所舉方太廚具辦孔子堂、康賽妮毛絨製品辦一小時課堂、萬象集團服務三農、納愛斯集團致力環保、阿里巴巴吸納就業、南車公司信字當先等事例,與慈孝均無大關係,與家庭倫理甚為疏隔。
可見這是亟待深化的論域。慈孝文化能否推行,關鍵不在現代人是否能認同其價值,而在能否切實運用於現代社會。如不能應用,則它再好,也會變成已陳之芻狗,現代人將再度拋棄之。
此外還應注意到的是:慈孝乃是家庭內部的倫理要求,現在要將之公共化,推行於工人之間,需有一轉換過程。
因為家人間是親密的共同體關係,與朋友或公司間上司下屬的廣義君臣關係本來就不一樣。因此某些家庭倫理是無法公共化的,如夫妻之愛就是如此。
父慈子孝,要推拓於公司工廠間,情況略容易些。因古人本已有將它推拓出去,用於陌生人之說,那就是孟子說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此說,使得慈孝這種本來只行之於家庭內部的倫理要求也具有了相當的公民倫理意涵。
現在如還要將它放在企業內部講,則可再加上責任倫理的說法以為中介。即父應慈、子應孝,人在什麽位置、擔任什麼角色,就須承擔什麽倫理責任。這種責任倫理的要求,當然對企業中任何崗位任何人都是適用的。
此理亦不深奧,古人作《孝經》,把孝推拓到整個家國社會,成為自天子以至於庶民都應遵循的公共倫理,早就是這樣做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僅是為它添上適用於現代社會企業的一章。

推薦閱讀:
  

報恩
報恩是個大題目,在此只能講幾個重點。首先,要介紹一部佛經:《佛說父母恩難報經》此經有兩種:一為《佛說父母恩難報經》,託名東漢安世高譯,這經在中國歷代所有《大藏經》中也幾乎都有 medium.com

#文化  #孝順  #儒家  #孝經 
分類:藝文

龔鵬程,當代著名學者和思想家。 辦有大學、出版社、雜誌社、書院,並規劃城市建設、主題園區等。講學於世界各地,現為美國龔鵬程基金會主席。已出版論著150餘種,包括《文學與美學》《儒學新思》《中國文學批評史論》《俠的精神文化史論》等。微信號:龚鹏程大学堂。微博:https://weibo.com/u/1101501605

評論
上一篇
  • 龔鵬程寫花箋
  • 下一篇
  • 龔鵬程的腦洞正在全球最大NFT網站Opensea拍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