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遊身八卦掌

武術 文化 國學 文學 武林

Image by StockSnap from Pixabay https://pixabay.com/users/stocksnap-894430/

老舍的小說,只有《斷魂槍》好。
我在倫敦,還看到英國政府給他故居安上牌子,紀念。因為《五虎斷魂槍》是英文話劇。
時代改變了,所以老舍說:沙子龍的五虎斷魂槍不再示人。只夜靜人稀時,關好了小門,一氣把六十四槍刺下來;而後,拄著槍,望著天上的群星,想起當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風。歎一口氣,用手指慢慢摸著涼滑的槍身,又微微一笑,「不傳!不傳!」
這一句,是我輩心聲。
濟南人也都聽懂了這句話,所以他們常替我熱情介紹老舍的武術老師馬永奎,說這就是沙子龍的原型。
青島人則說老舍在青島,常與鴛鴦螳螂派掌門毛麗泉切磋。2010年青島老舍故居成立時,該派又捐出老舍曾用過的兵器,放在館中做宣傳。
可是馬永奎是山東冠縣楊鴻修門下,乃查拳。老舍又自敘:「初習太極,繼以潭腿、查拳、洪拳、六路短拳等,兼及槍劍與對擊」。1930年,《學生畫報》記者陳逸飛去拜訪他,則看到他在練昆侖六合拳。抗戰後,談到武術,他卻只說太極。
就是小說,去挑戰沙子龍的孫老頭仍是查拳。故對於老舍跟鴛鴦螳螂的關係,我還有點存疑。
不過這無所謂,現今談俠說劍,都只是寄托情懷的事。故去年我在山東大學辦文學研討會時,就約了夜門馬炳銀和鴛鴦門姜周存兩先生來演練一番,替長年只生活於文學小圈圈的朋友們開一扇小窗。

武術 文化 國學 文學 武林

那次會議後,我就去了英國。回到山東後,濟南武協王兆偉等人又來約酒談武。
王的雙手劍是于承惠所傳,現今發展不惡。但我以為可以從三個方向拓展,一是歷史:新創的劍法,有什麼文化和技藝的文化淵源可以追溯、深化?
二是旁通:明清以來之劍術,都受日本之刺激或啟發,目前復原戚繼光《辛酉刀法》、程沖斗《單刀法選》、吳殳《手臂錄》及苗刀的團體很多,包括刀劍作坊、韓國人,都應該去聯繫、交流。
三是參考:戚繼光刀法得自倭寇身上的古劍術傳本《陰流之目錄》。現在這些古劍法多還存在,我《武藝叢談》即介紹了幾十個門派。但書出了二十年,大家仍不懂得參考,甚是可惜。

武術 文化 國學 文學 武林

四是格鬥:中國劍法分禮劍、道劍、戰劍幾大體系。禮劍本於禮樂教化、道劍用以修真成仙、戰劍出於戰場,作用和技藝都不一樣。雙手劍是戰劍,要發展,就不能止於演練,必須發展格鬥,並與世界劍術格鬥相結合。
目前的全甲格鬥比賽(Full Contact Fighting in Armor),俗稱Buhurt,在古德語中專門指披掛盔甲進行圍欄比武。日本稱之為「甲胄格鬥技」。就是穿著全方位防護的甲胄進行格鬥對抗的比賽。近年更由俄羅斯和烏克蘭人推廣,形成為一個具備相當規模的競賽體系。
而最盛大的世界性錦標賽,當屬Battle of the Nations,簡稱BOTN, 中文譯名為諸國之戰。是由中世紀全甲格鬥協會 (Historical Medieval Battl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簡稱HMBIA )每年舉辦的世界冠軍賽發展而來。每次都會吸引數萬名來自世界各國的參賽隊員。中國現代擊劍,應該在這類場合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武術 文化 國學 文學 武林

酒間說劍,大抵如此,然後就去了青島。
青島道樂,已不可聞,遂仍只能找武術圈朋友玩。過去我辦俠文化節、武林大會,太極梅花螳螂門和嶗山派支持最大,故敘起舊來,不勝歡愉。
其實,當年大會固然轟動,沽怨也不少。一位陳氏太極的朋友,就因沒讓他上臺,頗來罵我。例如我說李小龍融合了多種外國武技,雙節棍就是從菲律賓學來的,他就大罵:中國武術博大精深,哪需要學別人的?而且龔某居然不知道雙節棍是周杰倫的,哈哈哈……
主政者對武術也同樣不了解。像青島,武術根基雖然雄厚,卻沒被主政者青睞,想過由此發展成世界性活動,只有國際啤酒節之類。而啤酒節,青島怎麼可能辦得過慕尼黑?
近年少林、武當、青城、崆峒各派在海外的拓展卻是極可觀的。就是滄州一個小小的孟村,也因八極拳吸引了大量日本人的目光,製作動畫、遊戲等等。年前我去,其掌門吳連枝還送了我一大函《開門八極拳秘訣傳承大譜》,以顯示其門戶之興旺。 — — 城市發展之策略和選擇,通過對比,足可深思。

武術 文化 國學 文學 武林

由青島,乃又一劍飄萍,到了杭州。
本來是要去上海,寧波內家拳掌門夏寶峰替我和鮑鵬山邀了一場酒。但江南正雨,何不先去西湖看雨?
所以浙江文藝總編柳明曄、中國美院高世名院長問我何以忽然至此,我都答:「雲遊至此,聊比雪夜訪戴。」
臺灣故宮林天人兄正在浙大人文高等研究院駐訪。聞之,哈哈笑,知此魏晉懶漢空跑了一趟的漂亮話,非我真實語。便替我約上陳進國、范雪、李井奎等訪問學者,在錢塘江邊座談了一通。
該院林園蓊鬱,草樹芳菲,頗有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氣象。傾盆大雨,伴吾清話,則令人恍忽回到三十多年前老浙大時光。但這種時光猶如氣泡,待雨停日出,西湖入夏,那就是何紹基說的「湖水如沸」了。氣泡破滅,東坡詩曰:「清景一失後難摩。」
次日又去該校博物館看了「三吳墨妙」展覽。
不料藏品居然頗有臺靜農、饒宗頤、傅申諸師友之題識。而館長,竟是當年合組吃羊聯盟之舊友樓可程;院長白謙慎,也是1993年我安排入臺參訪的故人。另有寧波陶瓷博物館蔡史印,與我在臺灣辦的愛盲文教基金會亦甚熟;其父蔡暄民,更沒想到是一代奇人海燈法師正式弟子,拜師帖還是蓋叫天秘書寫的。
一般人都沒注意到,西湖乃武林一大壇坫,金庸把它寫成紅花會總部、1929年中央國術館在此舉辦首屆武林大會,都非偶然。十數年前我即曾於此查訪海燈法師遺跡,不想此番得之於不經意間。

武術 文化 國學 文學 武林

(「三吳墨妙」展覽中,宋克作品即強調:賢者遊於庠序之間,必習乎俎豆弓矢之事,以具文武之用。)


兜來兜去,兜回到武術這條線。遂由杭州轉上海,去應夏掌門之約。
2019年我和吳彬、康戈武等人去寧波白雲莊立了「內家拳發源地」的碑,一收湖海英雄氣,思入風雲變態中。如今該拳派發展暢旺,增辦了不少傳習地,也修了《內家拳傳承人譜》,特約了我從英國回來後到上海喝酒。
席無雜賓,鮑鵬山、上海商務鮑靜靜、主人鮑鵬山姪女鮑麗麗之外,學者只復旦大學傅杰。
寶峰弟子數人作陪,製香的、做酒的、辦學的、行醫的俱有。鮑靜靜現在是上海商務社長兼總編,鮑麗麗則有「茶仙子」之稱,那是2010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上海世博會上頒發的。
由這一桌組合看,武術乃至整個傳統文化的護持群體,事實上還是產業界。彼此異業聯合,共同發展,而以傳統文化綰系之。
酒酣夜闌,寶峰他們才返回寧波,奔波五百公裏,足見江湖情義。我則於次日遄訪青城派掌門劉綏濱。因為他剛好也在上海做推廣,由另一批產業家護法。因緣巧合,不能不聚。
而也由此可見傳統武術的出路,並不僅在搏擊、健身、保鑣、拍戲等方面,也在它融入或混搭入現代社會與醫療、養生、旅遊、生活美學諸領域。
從上海這樣雲遊了一通回來。收到傅杰發文,來祝福夏至。乃是一張茱蒂.荷麗黛(Judy Holliday)《絳帳海棠春》的劇照,說今天是她百歲誕辰。
圖中美人很明媚,但掛著眼鏡,捧卷坐於書堆中,似有憂容。配文曰:這世界滿是無知之人,生活在其中可真是危險。
他這是參加了我們的酒聚,回到學校後的感悟嗎?
不知道!然而這種日曆,本來就是混搭。把每天跟一個事件、一位名人,最好還是位美女搭上關係、構造出意義,並讓我們覺得今天很有意義。其次是西方文化符號,例如電影明星和「國潮」的混搭。在一片ChinaJoy(數碼互動娛樂)的國風時尚中,以古老的節氣和舊日曆出版品搶占了一片江山。
江山中坐著的美人,也不會真被無知所困。她很快就會拋開書卷去尋春,摘掉眼鏡,明眸皓齒地去擁抱無知的人群。
當然,《絳帳海堂春》講的不是這樣的故事。是一名無知的大亨黑市夫人跟一名作家補習知識,然後掙離大亨,與老師共奔前程。
復旦大學 — — 現在這是個敏感詞 — — 傅杰教授,選擇這張劇照來祝夏至,不知是高興「眾鳥欣有托」,還是也對「逃離無知」心有戚戚焉。畢竟,現在的大學有時等於無知的大亨。
大學只是有時像無知的大亨,另一些時候卻又知識太多。
狂者處身其間,不免發生知識濟世之奢想,結果如同我的詩所說:「書生經世有奇哀」,不是以學問苦了蒼生,就是與世相忤,傷了自己。
謹狷者,則如王國維「人生過後唯存悔,知識增時轉益疑」。
平庸者,好一點的,如蜂築巢,煉蜜自甘。結果困於知識障中,出也出不來,煉的蜜還都被別人端走了。差一點的,又被斥為書呆,除了縻耗糧食,僅能為人間添些笑料。
本來,每個社會或時代都會有屬於它「公共視野的笑話」。例如戰國時期嘲笑宋人,唐宋和西方中世紀嘲笑僧尼傳教士,紳士群體流行怕老婆笑話、專制社會流行政治笑話等等。書呆子成為笑話人物典型,也是其中之一。尤其在政治人物不准你嘲笑的時代,大家只好嘲笑書呆子。
故茱蒂.荷麗黛所說「生活在其中可真是危險」的場域,學術圈無疑可算一個。
要避免被知識圈和無知群圈住,我本家龔定庵曾想:「安得黃金三百萬,更交盡美人名士」。
然而江湖可以敞徉,交遊不必多金,時時遊心圈外,知識不僅不礙生活,抑且可以轉注假借,生發無限。
例如過去我推廣國學,恢復書院、建設國學院、寫《國學入門》、辦企業家國學講座、推動詩詞寫作、復原禮樂射御等等,學術圈中袖手旁觀,甚至講酸話、打棍子的可太多了,都嫌我一條腿跨出了圈。
可是若不跨出圈子,現在由國學、國藝、國漫、國樂等匯聚而成的古風回歸流行的審美趨勢,怎麼可能形成?
當時我做這些,訣竅即在「異業結合」,把文史哲宗教藝術混搭起來;現在的古風國潮更是如此。其中的國學、國藝、國漫、國樂,從專業圈子看,可說甚為混亂。因為本來就是混搭而成。如《唐宮夜宴》就是5G和AR技術相搭;那些古風建築文物如婦好鴞尊、蓮鶴方壺、賈湖骨笛、搗練圖、簪花仕女圖、備騎出行圖、千里江山圖等更是混搭,時空錯亂。但不這樣,現代青年能歡迎?
這種搭配,都有打破舊思維老框架的作用,所以反而可以較接近生活的本相。
文章是不是忽然扯遠了?是的,遊有什麼邏輯?專業的時代,更需要散漫,遊離出專業圈子。文學搭了武術、日神勾上酒神;嚴謹正經,緯之以混亂;誠意正心,卻見鳶飛魚躍。生活本來即是這樣的,屈原說遠遊足以消憂,所以他只能去投江,我則有遊身八卦掌,遊居、遊行、遊觀、遊學、遊藝、遊戲、遊說、以逍遙遊為養生主,是在遠遊中獲得生機和愉悅的。

編按:部分圖片翻攝自網路。
老舍代表作《茶館》於1957年7月發表。

推薦閱讀:

  

文化能不能振興城市?

文學名著(文化名人、歷史典故、文化事件)與區域文化發展,這樣的主題,除了一般文化意涵之外,目前更有重大經濟發展的意義


  

「內家拳」名義確立350年

一、內家拳名義之確立 達摩駐錫少林,傳《易筋》《洗髓》兩經,說見偽託李靖牛皋兩人為《易筋經》所撰的序。張三丰的事,則見於黃宗羲所作〈王征南墓誌銘〉,云: 有所謂內家者,以靜制動,犯者應手即仆

#武術  #文化  #國學  #文學  #武林 
分類:藝文

龔鵬程,當代著名學者和思想家。 辦有大學、出版社、雜誌社、書院,並規劃城市建設、主題園區等。講學於世界各地,現為美國龔鵬程基金會主席。已出版論著150餘種,包括《文學與美學》《儒學新思》《中國文學批評史論》《俠的精神文化史論》等。微信號:龚鹏程大学堂。微博:https://weibo.com/u/1101501605

評論
上一篇
  • 實不相瞞,這是獻給龔鵬程大學堂的展覽
  • 下一篇
  • 龔鵬程先生在聖彼得堡深化激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