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天公造酒又造愛

飲食 社會史 酒 美食 詩經

子父辛爵 商 銅器 為祭祀用的酒器 / 國立故宮博物院 / CC BY 4.0

酒,這種能溝通人我、協暢眾神的好東西,傳說是杜康或儀狄所造。
但在公元前四千五百年前的大汶口文化遺址中,即有灰陶尊、白陶豆、黑陶杯等酒器,足證我國飲酒文化之早,遠在夏朝儀狄以前。
《禮記》載堯時有酒尊稱為「泰」,亦可證明堯時已流行飲酒。後世依托於神農氏的《神農本草》,敘酒之性與味頗詳;依托於黃帝之《黃帝內經》,論酒之藥用功能也極廣。其書雖未必即為神農黃帝時作,但飲酒成風當不晚於神農黃帝之世。
飲酒既久,酒種遂多,周時已有酎、醪、醇、醴、醑、醹等。但基本上是釀造酒,以穀稷及蔬果製酒。這跟西方盛行葡萄酒的情況是一樣的。
直到金元之間,才因道士煉丹,無意中發現了蒸餾酒的製造法,而最重要的產品就是高粱酒(有些學者以為這種技術是阿拉伯人發明的,不確。他們找了很多證據,卻缺乏基本常識:伊斯蘭教是禁止飲酒、賭博、拜像、求簽的,認為那都是穢行、是惡魔的行為,見《古蘭經》筵席章90–91節。因此不可能去發展造酒術)。
蒸餾出來的高粱酒,飲之確實令人飄飄然若登仙境,以致風靡宇內,成為中國酒的標志之一。後來蒸餾製酒法,與中國的造紙、繅絲、印刷術一樣,傳遍世界。某些其他國家地區也能據此法製出很好的白酒來,但高粱酒仍推中國獨步。
在我國,高粱酒也是最普遍的酒種。某些酒僅限於局部地域,如江浙的紹興酒,並不行於北方。高粱則南有貴州茅台、西南有四川瀘州五糧液等、北有北京二鍋頭、西有新疆伊犁特曲,但凡名酒,幾乎都屬高粱系統或以高粱為主。
酒本與地氣、民情、飲食菜餚相結合,此一現象,並不偶然,其中當然是有許多道理可供探究的。
臺灣金門高粱酒廠,始建於一九五八年,距今歷史並不長,但酒名遠播,盛譽久昭。先是流行於軍旅中,後則廣受民間歡迎。
然而,好酒只知拿來喝,不知酒本身就是一種文化、飲酒也須有文化,畢竟未能得酒中真趣。因此,酒廠九十年代即與我合作,舉辦詩酒節,後來更擴大辦理高粱酒文化節,著眼於文化的提升。
辦高粱酒文化節時,我曾設計了一場開幕祭酒儀式及夜宴賓客時的迎酒神儀典。
古代其實並無獨立的祭酒典禮,因為酒本身就是禮器,人用酒醴敬神謂之禮。故什麼禮都須用酒,《周禮》曾設酒正之官,並說:「凡祭祀,以法共五齊三酒以實八尊。大祭三貳、中祭再貳、小祭壹貳,皆有酌數」,就是這個緣故。
酒既以敬神,故亦不再祭酒(反而主祭者會被稱為祭酒,如荀子在齊曾三為祭酒)。
但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中記載了造酒曲及製酒時禱祭的風俗及其祝辭,見其《造神曲並酒篇》。這也是祭。祭天神五土,祈求禾黍豐收,製酒成功。
另外,明朝公安派文學巨子袁中郎也在《觴政》一書中,建議為酒建立祀典,其《祭篇》更推尊孔子為酒聖(因為孔子喝酒,量豪而不及於亂)。餘仿孔廟配享之例,以嵇康、劉伶等為十哲,李白等酒徒則列於兩廡。
我就是根據這些製作的典禮。先擊鼓淨場,再搏鐘,奏編鐘舞樂。這個曲子,名稱就叫「祭」。鐘樂聲中,主祭官、陪祭官就位,然後獻花、獻果、獻爵。然後贊頌酒德。
酒德頌,以劉伶之作最為有名。但「死便埋我」,固顯酒徒之豪情;任誕頹唐,恐非勵世勸化之好語。故祭典所用,改采宋朱肱《北山酒經》裏一段話,說:「大哉,酒之於世也。禮天地、事鬼神、射鄉之飲、鹿鳴之歌、賓主拜、左右秩秩,上至縉紳,下逮閭里,詩人墨客,漁夫樵婦,無一可以缺此。」
頌畢,奉禾朮,獻高粱,並祝禱,希望高粱豐收,造酒成功。禮成,則奏「八音合鳴,楚調」。
宴賓客之前,另舉行迎酒神活動。先頌詩迎賓,由女高音獨唱李白《將進酒》,黃輔棠鋼琴曲伴奏。賓客就列後,奏樂迎神、擊編鐘樂曲《神人暢》。再贊歌,歌《詩經.周頌.豐年》:「豐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廩,萬億及秭,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皆。(編按:豐收年穀物多,高大糧倉一座座。儲存億萬新稻糧,釀成美酒甜又香,獻給祖先來品嘗。配合祭典很適當,普降福祿多吉祥。)」
歌畢,奉神及賓客入座,奏各種酒歌。如竽獨奏彝族《酒歌》,崔若芝箜篌獨奏《陽關三疊》、俞遜發笛子獨奏《杯底不可飼金魚》、女聲山歌演唱壯族《喝酒笑哈哈》、箜篌獨奏朝鮮族《五穀舞曲》、器樂合奏哈薩克族《金色的麥子》、朱昌耀二胡獨奏《陽關三疊》、以及編鐘樂舞《大饗禮.楚宮宴樂》等等。
古代飲酒之禮,一為朝廷燕享,《詩經》大雅、小雅中所述,多屬此類。二為鄉飲酒禮。這個禮的儀節,詳細記錄在《禮記.鄉飲酒禮篇》裏。在金門喝酒,本來也即是鄉飲酒,但此次高粱酒文化節,外賓甚多,詩人、墨客、藝匠、酒徒駢集於此,其意義已非鄉飲酒禮所能賅,故依舊禮而略變其制。
身處今日,藉高粱之酒,為制禮作樂之事,其中當然不會沒有一些文化情懷的寄托在。但即使僅就酒言之,若能扭轉社會上粗俗牛飲濫醉狂歡式的喝酒風俗,建立一個足以與古代優雅、精緻、禮度妥宜的酒文化相輝映的典型,不也是一樁大功德嗎?

推薦閱讀:
  

布爾喬亞美食的自理論

在北京,見一婦人帶一小娃,路過北海公園。婦人指著白塔告訴小男孩:「你看,那是佛塔!」孩子說:「哦,佛塔呀,我還以為是火鍋呢!」旁邊聽著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回家去,和女兒談起,說:「這小孩之好吃,跟妳可有一比!」


  

初到貴地,請問有什麼好吃的?

荷蘭的作家賽斯.諾特博姆 (Cees Nooteboom)在《西班牙星光之路》中談到他旅行在西班牙與葡萄牙交界處一小鎮時,偶然聽到服務生提起「蜥蜴」…


  

不如吃茶去

茶史考證,都說先秦已知有茶這種植物,甚至已開始飲用,但真正確定,卻須遲至東漢。晉張載《登成都樓詩》說:「黑子過龍醢,果饌逾蟹婿。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區……」講成都飲茶之盛,令人推想此風可能由來已久,只是尚少文人為之揄揚,故僅屬一般民俗,而未…

#飲食  #社會史  #酒  #美食  #詩經 
分類:藝文

龔鵬程,當代著名學者和思想家。 辦有大學、出版社、雜誌社、書院,並規劃城市建設、主題園區等。講學於世界各地,現為美國龔鵬程基金會主席。已出版論著150餘種,包括《文學與美學》《儒學新思》《中國文學批評史論》《俠的精神文化史論》等。微信號:龚鹏程大学堂。微博:https://weibo.com/u/1101501605

評論
上一篇
  • 宣我情性:書品與人品
  • 下一篇
  • 現代史學的占夢術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