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路過阿富汗,遙思未來佛

歷史 阿富汗 宗教 佛教 國際關係

Photo by Joel Heard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kazheard

阿富汗的變局,引發人許多感慨。一些是關於政治的,批美國、嘆流民、憑吊阿富汗艱難的建國史、思考是否「四川人民選擇了張獻忠」等等。一些是文化的,感慨當年此地的貴霜王朝、犍陀羅藝術、佛教文明、巴米揚大佛等等。
但總之是隔岸觀火,情感和距離一樣,似頗遙遠,尤其是不太了解,也似乎跟我們沒太大的命運相關性。

一、路過阿富汗

其實此地與中國,關係極深,因為本是居住在河西走廊的大月氏,受匈奴壓迫,一路西遷至此,征服了當時的大夏而發展起來的。
至今,阿富汗還有六百萬(占總人口四分之一,風俗形貌巨似中國人,說混雜其方言的波斯語)哈扎拉人,應當就是大月氏後裔,目前也很願意回歸中土。
大夏原先卻是希臘化地區,後來北印度佛教傳入此地,亦大獲歡迎,遂融合出具有希臘雕塑風格的犍陀羅佛教藝術。漢魏南北朝到中國來的僧人和佛教藝術,其實多不由印度來,而是從這裏來的 — — 阿富汗貴霜王朝文化遂深刻影響著中國。
可是佛教興也在這兒,衰也在這兒。唐朝玄奘法師經過這裏時,不但見過巴米揚這樣的東西兩尊立佛,中間還有一軀三百米長的大臥佛。而這臥佛可能在元朝時就被毀了,因為那時此地發展起來的花剌子模已經信仰了伊斯蘭教。
其後,這裏的伊斯蘭教王國雖被蒙古滅了,伊斯蘭教卻如過去佛教一樣,長驅直入新疆、甘肅、寧夏、陝西。我國北方的伊斯蘭,都是這樣發展起來的,跟唐宋以來從海上來的伊斯蘭全然不同。
如此,你說阿富汗的命運和中國的關係大不大?民族、宗教、王國的變異轉換,複不複雜?
但也難怪,其地恰好是歐亞大陸的核心地帶,為東西之交衝,特別劇烈。
其中也有雖經過,卻沒留駐的。例如道教,據說老子曾經到過,成吉思汗約見丘處機亦在此,但道教似乎只留在新疆,未再西進。波斯的瑣羅亞斯德教(拜火教、祆教)也頗以此地為通道,進入唐土,可是也沒太在此地逗留,只是擦身而過。
與瑣羅亞斯德教類似的,是其分支:摩尼教。
這個名字,如果你不曉得,那麼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講的「明教」你肯定不陌生。
阿富汗的問題太複雜,所以我們現在也只能路過,不能盤桓,只說說拜火教與明教(拜火教在國際上名氣大,但對中國的影響不如明教)。

二、明教、魔教、摩尼教

崇尚光明,故稱明教;創教者名摩尼(216–274年),故稱摩尼教。其光明與黑暗對立的二元論、二者最後大戰等基本教義,皆源於拜火教。但又受了猶太教、基督教的影響。《舊約》中的耶和華,在明教中叫做淨風。基督教中的耶穌則多元化了,主要表現為「大神光明耶穌」和「光明使者彌賽亞耶穌」。摩尼被認為是耶穌的使徒。
該教傳播很快,廣布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西班牙、希臘、義大利和高盧等地。可惜遭羅馬皇帝和基督教強力鎮壓,所以逐漸絕了。在東方,波斯的明教也不斷受迫害而亡。
歐洲和中亞的明教徒只能往東逃,但東逃卻有奇遇。
首先是當時在西域的強者回紇帝國很欣賞它,立為國教。接著又傳進中原,武則天延載元年(694)明教持《二宗經》至中國建寺傳教。
剛開始也不順利,因為出現了新對手:佛教。
佛教教主叫釋迦牟尼,嫌摩尼之名易生混淆;明教又吃素,更是讓當時還不太嚴格吃素的佛教備感壓力。故慫恿唐玄宗以摩尼教「本是邪見,妄稱佛教,誑惑黎元」為由,嚴禁中國人參與。
安史亂後,因回紇助唐平亂有功,明教徒才借回紇之支持,得以順利傳教。在長安、荊州、揚州、越州等州建寺。部分摩尼教徒也從事商業,《舊唐書,回鶻傳》︰「摩尼至高師,歲往來西市,商賈頗與囊橐為奸」。
這當然更引起了佛教徒的警覺,禪宗《歷代法寶記》即有對末曼尼(即摩尼)的攻擊。《歷代法寶記》傳入吐蕃後,赤松德贊普《真正言量略集》也抨擊末摩尼。
誰知到了唐武宗時,把這一對難兄難弟都滅了。滅佛為主,明教徒也被剃了頭殺掉,有點冤災枉也(《入唐求法巡禮行記》︰會昌三年四月中旬,敕天下殺摩尼師,剃髮令著袈裟,作沙門形而殺之)。
後來,佛教逐漸恢復了地位,明教便不得翻身了,政府繼續打壓,遂只好地下化、神秘化傳播。造反起事的人也就因此常常打著明教的旗幟。
為什麼明教四處被打壓呢?這就跟它的教義有關了。

歷史 阿富汗 宗教 佛教 國際關係

該圖片由PDPics在Pixabay上發布 https://pixabay.com/zh/users/pdpics-44804/


三、光明與黑暗

為什麼明教四處被打壓呢?這就跟它的教義有關了。
摩尼教的根本教義,叫二宗三際論。
二宗指明暗,也即善惡。未有天地之時,只有善惡二宗。善宗即光明王國,最高神,漢文摩尼經稱大慈父、明尊。他與光明、威力、智慧是四位一體(清淨、光明、大力、智慧)。在他的四面住著十二個神,每面三個(十二常住寶光王)。惡宗則是黑暗之王(魔王),住在黑暗王國。
三際指初際、中際、後際。初際,最初明暗是分開的,涇渭分明。中際,黑暗侵入光明,光明與黑暗鬥爭,兩者混淆。後際,黑暗退敗,明暗重新分開。
初際之末,黑暗之王上窺光明王國。明尊遂召喚出生命之母(善母佛),母佛又召喚出初人(先意佛),初人再召喚出他的五個兒子(五明佛)去驅逐黑暗。但被打敗了,五明子皆被魔吞噬。於是明尊第二次召喚出淨風佛。淨風、善母二光明使,打入於無明境界。但是,「五類魔黏五明身,如蠅著蜜,如魚吞鉤。」五明子無從得救。
如何救出被五類魔吞噬的五明子,這就是世界的難題。
世界是五類魔及五明子二力和合而成,故是善惡同體。後來出現貪魔造的人,亞當和夏娃,也是善惡同體。
由於亞當和夏娃不知自己的靈魂是光明分子,所以五天使、生命之母、初人、淨風等派光明耶蘇(漢稱光明夷數或夷數佛)去啟示亞當。讓亞當知本性囚禁在肉體中的痛苦,並讓他嘗了生命之樹(常榮樹),學得了神秘的靈知:諾斯(Gnosis)。「淨風又造二明船(即日月),於生死海運渡善子,達於本界,令光明性究竟安樂。」……
這不就成功了嗎?不行,魔又惑之,人類墮落如故。
於是光明耶蘇再召喚出最大一位導師慧明使大諾斯(Great Nous)。他在歷史上曾化身為佛陀、瑣羅亞斯德、彌賽亞耶蘇,最後則化身摩尼。……
摩尼之教化逐漸成功後,光明耶蘇會再次降臨,建立法庭,審判善惡,把正義和邪惡分開。之後,支撐世界的光耀柱和活靈諸子離開,天地隨之崩潰,爆發大火。大火延燒1468年之後,一切遺留的光明分子上升到新樂園。……

歷史 阿富汗 宗教 佛教 國際關係

《摩尼教宇宙圖》局部,摩尼教四大先知,從左到右:摩尼、瑣羅亞斯德、釋迦牟尼以及耶穌。13–14世紀。Unknown auth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四、現在與未來

啊,說得都累,諸位聽聽就好,也不必深究。
宗教家都有「廣長舌」,話多不怕傷舌頭,故都喜歡把虛無飄渺的事講得落落長。尤其是神魔大戰、正邪相爭,一談起來就興奮,不說得恢宏壯烈,都對不起自己教主的身份和權力欲。
相對來說,創世紀、開天闢地這類,便是小事,幾句話就講完了。畢竟,上帝也不喜歡工作,所以最多幹六天也就累了,必須休息。不像神魔大戰那麼能鼓蕩激情,酣戰幾百年也不嫌累。
而說這麼多,重點只有幾條。
之一,是大家都看得出來的揉雜。猶太教、基督教、祆教、佛教混為一談,但也可說是個大綜合。
之二是影響大。雖然被長期打壓,但在中國,還真是潤物細無聲,宋元以後各種三教合一式大綜合大揉雜的民間宗教,幾乎都有它的成分。
例如明代羅教的真空家鄉,就等於明教的光明王國。其至上神無極聖祖、無生父母,並由無極聖祖衍出「無生老母」,就等於明尊與母佛。她為了拯救沉淪於苦海的後代,派釋迦佛或彌勒佛或天真古佛等下凡,等於光明使、光明耶穌之入世教化。最後彌勒佛大開龍華三會,審判善惡;未來佛垂化,佛子回歸真空家鄉,亦不難看出倣自明教的版本。
明清這一類千禧年主義當然還揉合了禪宗、佛教的彌勒信仰,跟道教的太平金闕帝君信仰也有關係。但明教猶如胎記,是磨不掉的。
第三、最重要的,是「二宗三際論」中善惡二宗之鬥爭,各教都有,非常常見;明確提出三際時間觀的,卻很獨特。
猶太教、基督教都是直線時間觀,都不能真正開出未來。即使是他們的千禧年思想,期待的彌賽亞,其實仍是基督。所以只是基督復臨,世界再來一次,未來只是Copy。
三際說,明確指出時間的三階段,指出有「未來」。未來不是回到過去,也不是現在的擴大。天地崩毀之後,延燒1468年的大火,就徹底隔斷了現在與未來。
這種隔斷,我國人用佛教的「劫」來想像。時間到了,就有一劫,世界崩毀,故唐殷堯藩《李節度平虜詩》祈禱:「太平從此銷兵甲,記取紅羊換劫年。」青羊紅羊白羊,後來又稱青陽紅陽白陽,《混元弘陽顯性結果經》「混元一氣所化,現在釋迦佛掌教,為紅陽教主。過去青陽、現在紅陽、未來才白陽」云云,是明清各教門普遍的觀念,而其實都源於明教。
第四、未來是全新的。雖然明暗二宗分判,仍如初際,但就如吉州青原惟信禪師說:「老僧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後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休歇處。依前見山只是山。見水只是水」那樣。初際的明暗判然,跟經歷過中際神魔大戰之後,明暗又復判然的後際迥然不同。
第五、除了有未來之外,它還有明確的「過去」。這種過去,不是「延續到現在的從前」,而是一段過去時。過去、現在、未來合稱三世。
後來佛教說三世佛,過去為燃燈古佛、現在為釋迦牟尼佛、未來為彌勒佛,我認為就是受此影響的。
佛教本來只說有燈光佛曾替釋迦牟尼授記來世成佛,卻沒有過去佛是燃燈古佛之說。以燃燈古佛為過去佛,且套在過去現在未來的三世時間架構中談,正是摩尼教之影響。
還有,第六,雖三世都有佛,在這套講法中人們關心的卻只是未來世。故元朝末年的紅巾軍起事,其首領韓林兒打出的旗號便是「彌勒降生,明王出世」,叫人迎接未來世。這跟那種關心現在和過去的思路,也是大異其趣的。

歷史 阿富汗 宗教 佛教 國際關係

彌勒下生經變相圖 Illustration of Maitreyavyakarana-sutra in Goryeo. (1350), Unknown author, CC BY-SA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Goryeo_Painting.jpg


五、渡劫與救世、彌勒與彌賽亞

早期佛教經典,漢譯(巴利)南傳大藏經中,就有《長部》的《轉輪聖王獅子吼經》、《小部》的《佛種姓經》記載彌勒未來會成佛。可是描述彌勒當來下生的事,卻要到十二世紀末的巴利語文獻。可見彌勒信仰形成雖早,真期待他下生救苦救難,卻是後來的事。
其次,廣義的彌勒信仰,可分為三類:本願、上生和下生。
本願類經典,有西晉竺法護譯《彌勒本願經》、唐菩提流志譯《大寶積經.彌勤菩薩所問會》。其他彌勒本生與因地修行的資料,則散見於各大乘經中。
描繪彌勒上生與兜率淨土的,有劉宋時譯的《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這一類經典說的是人間以外的淨土世界。
未來彌勒會下生到人間成佛的,則有西晉竺法護譯《佛說彌勒下生經》、東晉譯出的《彌勒來時經》、姚秦鳩摩羅什譯《佛說彌勒下生成佛經》和《佛說彌勒大成佛經》、唐義淨《佛說彌勒下生成佛經》。
前面兩種都沒有問題,在中國大為流行的淨土法門,即起於此。第三種卻大大不然,歷來政府和所謂正統佛教都排斥。
因為依附佛門彌勒信仰、淨土宗、禪宗的「彌勒教」聲勢浩大,宋金元時期的白蓮教、毗盧教、香會;明清時期的羅祖教、聞香教、齋教、黃天教、圓頓教、大乘教、真空教、青蓮教、弘陽教、青幫;近代的同善社、先天教、燈花教、歸根道、一貫道等大抵都與之有關,大談「未來救世主」。
佛教界對此問題的處理,主要是推給「偽經」「偽論」。
這是很常用之法,某某思想被詬病了、產生壞影響了,要保護思想的主體,只好棄車保帥,說這某某說法出自偽造的文獻、錯誤的解讀。
如反對中國式佛教的人,會說是受了《楞嚴經》《大乘起信論》等偽經偽論之影響,故中國佛教走上了歪路。清朝人重漢學、反宋學,則說《古文尚書》是假的,宋人根據它而發展的義理自然就沒價值。道門相攻,也互指對方偽造經論。
《彌勒成佛伏魔經》《彌勒下教經》《彌勒下生結大善契經》《彌勒下生經》《佛說彌勒下生救度苦厄經》和《彌勒下生甄別罪福經》這些在中土流傳、且被反亂團體、各種教門承襲的經典,就是「正統」佛教界指摘的彌勒偽經。
他們說:彌勒信仰原本是好的,主要也只是提供人死後去往西方極樂淨土的心理依托;可是被偽經偽論誤導了,才會使彌勒信仰轉向去追求「在人間建立太平天國」、期待救世主彌勒降生。
另一種思路相反。說彌勒信仰本來就是彌賽亞之類救世主崇拜。
季羨林先生即如此主張,認為「佛家的未來佛彌勒佛,和基督教的救世主彌賽亞是同一個人」。因為早期佛經原本多是「胡本」,用中亞和古代新疆的語文寫就,並不是規範的梵文。因此,彌勒Maitreya可能是從吐火羅語metrak翻譯過來的,這個字和梵文的maitri(慈悲,慈愛)有關。而猶太教、基督教等待的救世主名叫「彌賽亞」,英譯文Messiah,是從希伯來文Masiah(有時寫為mashiach)翻過來的。Maitri和Masiah拼法十分接近。
我比較贊成此說。回遡到公元前一千年左右,我們會發現西亞、北非、小亞細亞、兩河流域、埃及等地曾廣泛流行著一種未來救世主的信仰。而這就是猶太教與基督教《舊約》當中的彌賽亞的信仰的源頭。也同樣是佛教彌勒信仰的根源。
所以公元前300年左右開始盛行的彌勒信仰,實際上就是匯聚了當時人普遍的理想。彌勒的精神內涵,一是慈悲(彌勒意譯慈氏,是慈氏菩薩);二是光明;三是希望,誰不喜歡呀?《彌勒下生經》宣傳未來彌勒會下生到人間成佛,正是呼應了這個希望。
這個精神向往,也有它社會現實的原因。懶惰、底層、窮苦、不得意、走投無路的人都歡迎。
故救世主性質的彌勒,本來就存在。後世佛教避而不談這種彌勒,光去宣揚彌勒淨土,只是怕彌勒的革命性觸怒了當政者,並有意與革命的團體切割罷了。
就像道教本來是「治身如治國」「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政教合一團體;後來屢經鎮壓與懷柔,便愈來愈遊於方外,只顧自己修練成仙了。對於那些仍想打破現世的革命道門,也只能予以切割了事。
而所謂「偽經」,我更認為是印度中亞西域彌勒信仰在中國強化的結果。在漢朝末期,道教的革命運動爆發,然後被皇權和世家大族強力鎮壓之後,彌勒信仰恰好譯入,太平道宣傳的未來「太平金闕帝君」遂與之合流。所以才會出現那麼多漢人自己撰寫的彌勒經典,且方向都是一致的,不求天上淨土,但願人間太平。
從佛教本身,也可以發現有這種西方傳來者之外的中原彌勒傳承。
我國流傳的《彌勒下生經》,主要是西晉竺法護本。然而從敦煌所存初唐彌勒經變看,其描寫寶池、蓮華、瑞鳥等場景的文字,竺法護譯本中是沒有的,可見初唐彌勒經變所依據的,另有所本。
而且,六世紀以前,敦煌及中亞佛教美術中都沒有彌勒下生的圖像,所以敦煌初唐彌勒經變的原型可能仍自中原來。
今存北朝的造像記中,有十二件「彌勒下生像」的記載。其中北魏三件,東魏兩件,而北齊卻有七件之多,且均屬中原地區的作品。顯然彌勒下生像的觀念應源於中原,而且只在中原流傳。
北朝彌勒下生像,或為倚坐菩薩、交腳菩薩、又或作立佛、倚坐佛的形式。初唐的彌勒經變中也相似。三二九和三四一兩窟的彌勒下生經變的主尊皆為彌勒佛倚坐像,而在三三一窟彌勒經變裏,下生經變的主尊卻是一尊身著袈裟的彌勒菩薩倚坐像,圖像特徵與該窟經變中上生經變的主尊彌勒菩薩完全一致,和上生經變兩側善跏倚坐的彌勒佛,形成彌勒佛的龍華三會。這種表現手法,也是敦煌初唐彌勒經變受到中原影響的佐證。
除了這些與敦煌舊有彌勒圖像傳統大異其趣的彌勒下生經變、彌勒下生像之外,還有上生與下生結合的彌勒經變呢!這也是彌勒中國化之一端。
與此相應的,乃是大規模的、綿延數百年的中原彌勒教徒起事活動。北魏延興三年(473年)沙門慧隱反;太和五年(481年)沙門法秀於平城舉事;十四年(490年)沙門司馬惠禦自稱聖王,起兵攻克平原郡;延昌三年(514年)沙門劉僧紹起兵幽州,自稱淨居國明法王;延昌四年(515年)六月,冀州沙門法慶、惠暉起兵於武邑阜城,自命為新佛、創大乘教。此後,以彌勒降世為旗號的,此起彼落,跨越數百年。
這些運動,往往符合我前面所說千禧年主義「打破再造」的特性,要毀滅,要殺人。所謂「除舊布新」,革命的口號一向動人、未來世界的幸福太平永遠令人向往,但實踐在人的肉身上卻甚是殘酷。 — — 革命又不是請客吃飯。
史書說法慶生性殘暴,一反佛教戒殺的原則,力倡殺人,曰「殺一人者為一住菩薩,殺十人者為十住菩薩」。傳語「新佛出世,除去舊魔」,燒寺院、焚經像、殺僧尼。「屠滅寺舍,斬戮僧尼,焚燒經像」「又合狂藥令人服之,父子兄弟不相識,唯以殺害為事」。
其實這哪是某人個性特別惡的問題?未來救世主,無論彌勒或彌賽亞,既許諾了將來的幸福,當然帶來的可能就是現在的瘋狂、殺戮與毀滅。
當初把《彌勒下生經》譯來中土的西晉竺法護本就是月氏人,此經亦流行於阿富汗地區。這位鳩摩羅什未入中原以前最偉大的譯經家,一定沒想到後來竟發生了這麼多事,或為渡劫而殺或為除魔而殺,佛有雙身,道不一揆,天地不仁,未來難期。如若他能預知,當慨嘆何如?
哎,怎麼又扯上了鳩摩羅什?鳩摩羅什生於龜茲,七歲隨母出家學小乘,後到罽(注音ㄐㄧˋ,漢語拼音 jì)賓,改學大乘。罽賓就是現在的阿富汗。

推薦閱讀:
  

禪宗史新研

新疆、中亞、西亞一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從9世紀到15世紀),廣泛流通的文字是回鶻文。回鶻就是我們現在所熟知的維吾爾民族,他們當時的回鶻帝國,跟唐朝、宋朝的關係都非常密切。「安史之亂」時,中原混亂,在維繫唐朝政權時,回鶻出了很大的力量。而且…


  

得新疆者得天下

外國為什麼老盯著新疆、西藏和阿富汗? 中國人有我們自己理解的方式。這很好、很必要,但或許也該知道一點外國思維的情況。 二十世紀初,麥金德發表了〈歷史中的地理樞紐〉。這是一篇不到二十五頁的小論文,但這篇短文卻影響了百餘年來許多事。…


  

放眼三百年看中美關係

大疫,本來期待雷火能消之,不料現在幾乎處處著了火似的,全球蔓延。而災疫震蕩之下,本已因貿易戰等一系列問題而硝煙四起的中美關係,愈是火光四射,令人憂心

#歷史  #阿富汗  #宗教  #佛教  #國際關係 
分類:藝文

龔鵬程,當代著名學者和思想家。 辦有大學、出版社、雜誌社、書院,並規劃城市建設、主題園區等。講學於世界各地,現為美國龔鵬程基金會主席。已出版論著150餘種,包括《文學與美學》《儒學新思》《中國文學批評史論》《俠的精神文化史論》等。微信號:龚鹏程大学堂。微博:https://weibo.com/u/1101501605

評論
上一篇
  • 我還在不合時宜地把玩蘇東坡
  • 下一篇
  • 尋找齊天大聖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