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化能不能振興城市?

文化 文創 經濟 創意 少林寺

Photo by Harrison Qi on Unsplash

文學名著(文化名人、歷史典故、文化事件)與區域文化發展,這樣的主題,除了一般文化意涵之外,目前更有重大經濟發展的意義。
二十年來,在這個題目下操辦了無數的文化與經濟活動。文化部改名為文化旅遊部,更是對此有推波助瀾之效,各地無數特色小鎮、主題園區、文化地產,都在此做文章、找答案。

一、

不能說大家都是利慾薰心的,其中總也有些正面的原因。
1、是在大一統政治文化格局中,仍有尋找次級文化認同的需要。人的次級文化身分,可從血統,例如漢、滿、蒙、回、藏、苗、夷、羌、客家……等種屬身分上取得;也可以從地域關係上獲得,如湖南人談湖湘文化、山東人談齊魯文化,四川人談巴蜀文化、江蘇人談吳楚文化等等。中國雖然統一良久,但地域及種屬的自然畛域並未因而消失,人仍有這些次級身分認同需要滿足。中國社會的階級意識又尚不穩定,故較少人會從階級身分上來區分人我,較常見的乃是這類自然血緣地緣之身分切割。各地熱衷談區域文化,正緣於此。
2、這種自然身份區分,又因大陸目前的區域競爭而加劇,各地方人都在想:怎麼樣利用這些族屬或地緣條件,來為自己的發展加分,並更大地跟別人區別開來。前一理由是指人的自然需求,這個理由是指時代之激揚,使人的自然區分轉而成為積極的促進競爭力元素。
3、競爭的態勢又是什麼呢?就是社會上一般人所理解的現代化建設。即都會化、工商業化。以經濟成長、現代化建設為「發展」的同義詞。全國各省都在競爭發展,那麼可競爭之優勢條件又在哪兒呢?大抵不從自然環境上找,就得從人文歷史社會因素上看,如何以本地區文化上的優勢促進發展,就成了大家共同的思路。
4、本地區的文化優勢又該怎麼找呢?一是找名人。名人,大家都知道、都崇敬,便會對該地產生移情作用或價值認同感,道理跟商業產品要找名人代言一樣。另一方法就是找名著,名著大家不見得看過,但至少聽過,可以發揮相同的效果。
當然,如果實在沒有名著可資憑藉,仍可以依託名著造出這種效果。例如北京本來頗以恭王府為《紅樓夢》大觀園之原址,許多地方也依託而開發紅樓宴。但後來恭王府為大觀園舊址之說勢力漸衰,北京便索性另建了一處旅遊景點大觀園。而恭王府現在則因和珅戲越演越盛,亦不再說大觀園遺事,而改說該府與和珅的關係了。
另,無錫本來與《水滸》《三國》都沒有關係,但因中央電視台曾在無錫太湖濱搭景拍戲,於是戲拍完後其地便闢為三國城、水滸城,現已為五A級景區了。這都是「文學名著與區域文化發展」的實例。

二、

現象如此,該如何看呢?底下我先講一個事例。
中國人無不知有少林寺。但我們所知道的,可能是另一座少林寺,而非處於嵩山少室峰的那一座。
例如我們習武的朋友,練洪拳、習詠春,看電影演方世玉、洪熙官、少林五祖,都說與少林寺有關,謂清朝派兵火燒過少林。這些,可就都不是嵩山少林寺,而是指南少林。
南少林這類傳說,有兩個來源,一是天地會流傳的故事及抄本資料,二是小說《萬年青》。
在天地會故事中,少林寺只是明代王室的象徵,火焚少林,代表明代滅亡。少林五祖也者,抗清的福王由崧,魯王以海、唐王聿鍵與聿粵、桂王由榔也。蕭一山《近代秘密社會史料》卷四載英倫敦博物館藏〈洪門總圖一〉說長房在福建、二房在廣東、三房在雲南、四房在湖廣、五房在浙江,正指以上五王的根據地。
少林寺既然只是象徵,自然無法實指它到底在何處,所以有時說它在山東,有時說在福建,有時說在廣東。天地會洪門中閩人最多,徐震〈洪門傳說索隱〉又考證天地會出於台灣,因此少林寺在閩的說法最占勢力,但也有說在廣東或山東的。
其實歷史上只有北少林而無南少林。北少林在北京近郊的薊縣盤山上,相對於北少林,嵩山少林應該就是南少林了。可是嵩山少林也從未以南少林自居。
南少林故事所說的福建少林,地址不一,或云在福州府九蓮山,或云在福州國龍縣、福田縣、莆田縣、盤龍縣等等。但除了這些傳說或小說之外,並無更進一步的資料足供考論。上述地名,大抵也都屬附會或訛誤。根本無此地名,更不用說有什麼遺蹟史料可考了。故而史學界向來認為並無南少林,小說以及由之衍生出來的種種戲劇電影電視,乃至拳派均不足據。
但福建人可不死心,他們拿著這樣一個好題目,捨不得丟掉,故而到處在尋找南少林的遺址。
上窮碧落下黃泉,久而久之也不可能毫無所獲。泉州等地已經有了好幾座新建或重修的寺院,都叫南少林;也有好多武校稱為南少林。莆田、閩侯、羅源、長樂等地更都有人宣稱他們證明了南少林原先就在他們家鄉。福清市尤為積極。
福清就在莆田旁邊,一九九三年該市僑辦所編刊物《金融鄉音》刊了劉佩鑄〈福清也有少林寺〉一文,引起該市各界之尋找少林熱。接著陸續找到一些宋明方誌數據上提及古代是有一座少林寺,於是尋到有一個少林村的地方,開始進行「考古」。逐步發現刻有「少林院沙門」等字樣的橋板、石礎、石盂等,再來便成立少林風景區、少林寺研究會,重建少林寺、制定少林村遷村方案等等,態度積極,行動迅速。同時出版《福清少林寺》以為宣傳。
但是,在少林村發現從前那兒曾有一座少林院,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且不說少林院是否就是少林寺,建在少林村的寺院名為少林,豈不也是極為尋常的事嗎?披經籍、考遺址,發現此處千餘年前曾有一寺,當然也不壞。可是這座少林院或少林寺就是南少林嗎?它與清初的那座南少林又有什麼關係?
迄今為止,所有發現了的所謂南少林遺址,都不可信,而且我認為考古氣力用錯了地方。
為什麼呢?天下同名之寺院庵堂極多,不能因同名而牽合,一也。南少林之說,清朝以前,不見經傳,二也。小說講述故事,是否必為實事,大可斟酌,三也。尋找南少林,工程誠然浩大,但或許也會像上海北京南京各地都在進行的尋找大觀園工作一樣。 — — 除了在《紅樓夢》裡,哪還有一座大觀園呢?
由南少林的例子,我們就可發現:藉由小說、傳說之挖掘考證,坐實某地即是小說故事之發祥地,因而利用大眾對小說故事之熟悉與好奇,來帶動地方發展,是大陸近年許多地方不約而同的發展模式。南少林的武術產業,規模雖然比不上嵩山少林(河南登封地區的經濟與社會建設,幾乎全是靠少林寺帶動的),但福清等地,若非藉由南少林故事,誰會注意到世上還有這樣一個地方呢?這就可見利用小說戲劇來發展地方的效用了。
可是,對小說或傳說故事的挖掘考證,大抵也都存在著如「尋找南少林」般的問題,是拿著結論去找證據。然後根據這些根本沒證據力的東西,來坐實說某處即小說故事之發生地或發祥地。這樣的「調查」及「考證」,在學術上是站不住腳的。
地方型的文史工作者,一般較缺乏基本學術訓練,又往往因熱愛鄉土,以致心有成見,非發牛勁要證成該名人名著皆由我處所產不可。地方政界主事者,更是站在發展地方的角度看事情,故均不愛聽學界潑冷水的話。所以通常就依據這些所謂考證、調研,大張旗鼓地建設起來。
其結果就是地方上言之鑿鑿,煞有介事,並藉傳說故事、小說內容搞了一大堆建設。外界則背議腹誹,甚或當成笑話來說。
這些議論跟嘲諷,本地人可能曉得,但大部分並不清楚。因為中國人的人情社會,誰也不會不識相,當著國王的面,說那件新衣是假的。即或皮裡陽秋,本地人心有縈注,常也聽不出來,還以為是夸賞呢!同時,學界也明白,這些考證與建設,旨在賺錢,一般民眾又不清楚情況,無非衝著故事來滿足玩心,故亦不必太過認真,擋人財路。而縱使學界期期以為不可,想要擋,又擋得住嗎?利之所趨,能不讓地方發展嗎?許多地方,窮山惡水,又乏資源,不靠炒作小說故事,憑什麼發展?這樣的現實,亦足以使學界鉗口,任憑地方去糊弄。

三、

我們若想指出向上一路,幫幫各地方城市,該怎麼辦?
「以文化資本振興城市」是用以區分十八世紀工業時代和廿世紀後期至廿一世紀新時代不同城市發展型態的概念。
十八世紀以來,所謂都市建設,皆著重硬體,如道路、交通、水電、通信、住宅區、商業區、工業區之區劃。以物資交易、經貿活動、工業生產、技術操作為核心。文化固然也很重要,但並非大城市的核心,只起著補充、調劑或促進經濟發展的作用,標幟著工業革命後資本主義發展的進程。
二十世紀後期,對於這種老舊的城市發展觀不斷提出質疑批判,認為那種城市實乃水泥叢林及大工廠,缺乏人性,也沒文化,新的城市觀與發展觀應當倒轉過來。
故一九九八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斯德哥爾摩召開文化政策促進會,提出了《文化政策促進發展行動計劃》,強調:「發展,最終要以文化概念來定義。文化的繁榮,是發展的最高目標」「文化政策是發展政策的最基本組成部分」。
以文化來定義發展、以文化為整個城市發展的核心或主軸,事實上並不是文件或呼籲。該會之所以如此云云,乃是因這早已在歐美成為了事實與趨勢。經濟、社會、技術、教育的戰略,均需與文化軸心緊密結合;信息、知識和內容的創造,早已成為城市經濟永續發展的關鍵。
以紐約為例。紐約藝術聯盟出版《文化資本、紐約經濟與社會保健的投資》顯示:二OOO年紐約藝術與文化營利組織創造的經濟效益八八億美元,非營利組織也創造了五十七億,共一四五億。提供了十三萬個工作機會。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們把文化產業視為紐約的核心財富(coreasset),所以它的效益不是上述它本身賺了多少錢、提供了多少就業位子,而是對整個城市相關產業、社會生活等各方面形成綜合性的影響。這也是傳統產業城市和文化經濟城市的重要區分。
在歐洲,「城市復興運動」也推展有年。對於那些傳統已經衰落,其社會、經濟、環境亦受到破壞的城市,採取一系列方法,在其物質空間、社會、經濟、環境各方面全面改善,以再生其經濟活力。這些辦法,主要是文化基礎設施建設、大型慶典活動、文化旅遊、體育賽事等文化措施,藉此更新城市、創造形象、提升文化。例如西班牙華爾巴鄂的古根漢博物館,二OOO年一館收入即達四點五五億美元,為當地經濟之龍頭。同時,像雪梨歌劇院賦予雪梨人盡皆知的形象那樣,博物館的建築也讓該地成為國際性城市。
這兩類不同的例子,說明了文化可以成為城市的核心,也可以讓城市振衰起弊。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則是:在創意經濟的時代,文化創意產業在經濟活動中會越來越重要,超過傳統產業,並全面影響當代商品的供需關係及價格。
例如你知道英國一九九八年最大的單項出口商品是什麼嗎?答案是跟辣妹(the Spice Girls)相關的產品。也有人認為一九九六年英國搖滾音樂家之經濟貢獻超過鋼鐵工業。
霍金斯《創意經濟》(The Creative Economy)一書則指出:創意產業包括了整個在智慧財產權法保護範圍專利、版權、商標、設計各個部門經濟。而智慧財產權法的每一形式都有龐大的工業與之相應,有版權的產品(如書籍、電影、電視、音樂)帶來的出口收入均超過了汽車、服裝等製造業。擁有主意的人越來越比那些使用機器的人、擁有機器的人能量更大。

文化 文創 經濟 創意 少林寺

Photo by Diem Nhi Nguyen on Unsplash

四、

換言之,現在已經是一個以文化資本振興城市且成為經濟主要動能的時代。在這個新時代,我們的策略又是什麼呢?
首先,應了解什麼是文化資本、重視文化資本。大陸各地發展經濟、招商引資,最大的盲點正是只有「資金」觀念而無「資本」觀念,不知資金只是資本之一環,且是最不重要的一環。除資金外,資本至少還包括人力資本、社會資本和文化資本、結構制度資本。而文化創意產業主要就是靠這些資本去創造出資金和利潤來。
其次,大多數城市的的規劃,仍是以老的產業城市為設想的。以運輸服務、出口加工、物品交易、勞務輸出及機械、化工、食品、服裝、物流等傳統工業產業為主,甚至還有部分高耗能高污染產業如石化、重工等。
這樣的規劃思路,雖目的是要打造現代國際化城市、提升傳統產業,其實太過傳統了。莫說在現代國際城市中不會有地位,就是在國內都市中也不會有競爭力。
再者,許多城市的所謂文化產業,也不脫對工業城市的補充、調劑或促進經濟發展的工具性作用,並未以文化做為城市發展的核心,且仍有縣域文化產業的味道。
所謂縣域文化產業,據文選德主編《縣域文化初論》云,乃是:「以縣域經濟為基礎,以縣情為依據,以開發本地歷史文化資源為重點,以建設現代文化為方向,以人民群眾為主體,這種特定的文化現象就是縣域文化」。
之所以要特別提出這個概念,是因為各地所推展的文化產業,大抵都屬於這一類、這一層級,遠遠達不到西方文化產業研究界所稱文化產業的內涵。
因為文化產業並不只是拿文化來做生意賺錢。文化產業的內容是知識,以大眾傳媒及電子網絡、數字化信息技術為依託,而以智慧財產權法所關涉之工業體系為其經濟活動。
所以文化產業即是內容產業、知識產業,也是創意產業。
而現今除北京上海深圳少數幾個大城市朝此邁進之外,其他城市大概都談不上。目前各地做的文化產業,均只能是屬於或近於文選德所說的這一型,無以名之,只好稱為縣域文化產業,用以區別於世界通知的知識經濟的文化產業概念。
許多城市雖是市的建制,但其文化產業無疑是近於縣域文化而遠於知識經濟的。縣域文化之基本社會性質是農業,用農村所具有的資源,例如土特產、農村的自然山水、田園生活、宗教禮儀活動、歷史古蹟、人文風情,拿出來供城裡人和外地人外國人休閒、娛樂、消費,便構成縣域文化產業之大體樣貌。如山西平遙、雲南麗江、湖南鳳凰、江蘇周莊,連雲港的花果山景區、海州古城文化區、孔望山錦屏山歷史文化區、金沙灘連島景區……等都屬於這一類。
可是在這同類文化產業中,桂林、麗江、平遙、周莊、鳳凰等地方特色鮮明、不可再生和複製之資源十分集中,其實不能去複製或競爭。其文化資源要另行運用、文化政策要妥為規擘,才可以用文化資本振興自己的城市。
文化 文創 經濟 創意 少林寺

Photo by NeONBRAND on Unsplash

五、

振興之道,前文已說了三條途徑,一是以文化復興城市,二是發展創意經濟,三是以文化為整個城市發展的主軸、核心。這三者是可以結合的,具體以「西遊文化」為例。
西遊文化目前有好幾個地方在做,但都是縣域文化產業的做法。若跳出現有格局,以西遊文化來建設城市,情況就會迥然不同。
花果山景區,可從歷史性的史跡、考證、附會、依託中走出來,轉型為主題公園,如迪士尼一般,營銷快樂與神奇體驗。
這種西遊的快樂奇幻感,又不能只在一個景區、公園、遊戲場裡,必須瀰漫於城市中。
例如拉斯維加斯是賭城,賭是非正常社會的行為,故其城市設施即要強化這種氣氛,讓人有超離日常社會現實的感覺。像它的購物中心就是以古羅馬集市為主題的。大理石的地板、白色的羅馬石柱、仿露天咖啡座、綠樹、噴泉,天花板是片大銀幕,藍天白雲栩栩如生,偶或暴雨閃電。集市大門口或各入口,每小時還有西澤大帝( 凱撒大帝)和羅馬士兵通行,令人彷彿重回古羅馬市集。購物中心的商店也配合此一主題,如珠寶店就用捲曲的花紋、羅馬數字裝潢,掛上金色窗簾。澳門推出的威尼斯人酒店,也采此一辦法,構建一個幻覺空間,讓人沈迷於其中。
號稱神奇浪漫的城市就須要在此多所取鑒,使西遊記的「符號型消費」,在這個城市做到極大化,並使《西遊》的浪漫、快樂、奮鬥精神,擴散成為整個城市的文化氣氛,令人像想到巴黎就感覺到那是個浪漫的文化城市那樣,想到這城市就能感覺到戰鬥勝佛般的樂觀進取精神。
就這樣,還不夠。
巴黎之所以為巴黎,不只是一種文化符號,更有其文化產出,如藝術、服裝設計、香水等。現在我們的西遊文化有何產出功能?
迄今全國沒有《西遊記》版本、研究論著、資料庫、所有西遊人物相關圖檔、世界《西遊記》傳播數據、影音改編記錄……等的數據中心與文獻中心。沒有權威學報在哪個城市出版或編輯,沒有世界性西遊學術會議,也沒有西遊文化年展或雙年展,沒有西遊電影、電視、動漫、電子遊戲的製作研發基地,沒有西遊文化的研究機構,沒有關於西遊文化的版權、專利,設計產業,更沒有支持這樣文化創意經濟的技術教育、人才培訓、信息支持、技術交流、法律稅務諮詢、市場營運、產品開發的配套體制……。這樣的所謂文化產業,乃是欠缺知識內核的,怎麼可能發展得起來?
總之,以文化資本來開發區域經濟,絕非不可行,但要深切認識到文化產業的性質和趨勢,舊的思維與做法若不改弦更張,是沒有出路的。過去耍猴,操作孫悟空品牌不行;現在大耍王陽明、潘金蓮或什麼,也只是瞎折騰。

推薦閱讀:
  

鳳凰網專訪龔鵬程:儒釋道須做現代化轉換

研究儒釋道三家多年且著述豐富,入世創辦幾所大學且至今奔波於海內外……對於著名文化學者龔鵬程而言,儒釋道不僅是他學術的研究對象,更是他安身立命的一部分。說到儒釋道三家的關鍵概念和

#文化  #文創  #經濟  #創意  #少林寺 
分類:藝文

龔鵬程,當代著名學者和思想家。 辦有大學、出版社、雜誌社、書院,並規劃城市建設、主題園區等。講學於世界各地,現為美國龔鵬程基金會主席。已出版論著150餘種,包括《文學與美學》《儒學新思》《中國文學批評史論》《俠的精神文化史論》等。微信號:龚鹏程大学堂。微博:https://weibo.com/u/1101501605

評論
上一篇
  • 道家經典的佛教解釋
  • 下一篇
  • 外丹如何轉化成內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